“90后”月嫂来了

2024-04-12 17:06:22 67

      2022年7月10日,北京,“90后”女大学生住家保姆刘宇在雇主家陪孩子弹钢琴

近日,“杭州‘95后’姑娘做月嫂月入过万”的新闻冲上热搜。过去以中年阿姨为主的月嫂行业如今涌入了一批年轻女性,这些不满30岁的月嫂不仅具有专业技能,而且有年轻人的热情和创新精神,给母婴护理行业带来了新的活力。

艾媒咨询《2022-2023年中国 家政服务行业发展剖析及行业投资机遇分析报告》显示,“一老一小”是国内家政行业的主要服务对象,在2022年家政服务使用场景调查中,33.3%的消费者选择母婴护理/月嫂服务。报告认为,随着更注重科学育儿及产后恢复的“90后”成为主力生育人群,预计该占比还将进一步扩大。

持证上岗

“90后”月嫂来了

“我今年27岁,本科学历,入行三个月,已经带过两个宝宝了。”小枫(化名)告诉《瞭望东方周刊》。她大学读的专业是国际贸易,毕业后在北京从事贸易工作,结婚生孩子后有了一段空档期,就想重新规划职业。

2023年初,小枫从媒体看到做月嫂收入较高、时间灵活,于是通过培训,转行进入母婴护理行业。“目前,我已拥有母婴护理资格证、催乳师证、产后康复师证、公共营养师证和育婴师证。”小枫说。

入行后,小枫很快接到了上门照顾月子20天的单子。“雇主家里是个女宝,我上午会带宝宝晒太阳,去除黄疸,促进钙吸收。下午给宝宝做抚摸,给她肚子揉一揉,促进消化。”小枫说,“晚上七八点的时候尽量带宝宝多玩一会儿,玩累了之后,宝宝晚上睡得更好,半夜只醒来喂奶一次,就能睡到第二天早上六七点。”

“我服务过的两个雇主都是年轻人,和我差不了几岁,我自己也有个一岁半的宝宝,因此与雇主有很多共同语言。”小枫说,“做月嫂还能在每个雇主家学到不少知识,往后几年我会在这个行业做下去。”

另一个年轻月嫂王丹有两年的工作经验。“我还记得次上门服务,真是手忙脚乱,还有些不好意思,后来就放平心态,帮助宝妈们解决她们在月子期间不懂的问题,顺利坐好月子。我的服务能力逐渐被更多雇主认可,通过他们再介绍给身边朋友,现在订单已经排到2024年年中了。”王丹说,“在逐步积累经验的同时,我的收入也有了显著提升。之前月收入八九千元,现在每月能拿1.5万元。”

服务过程中,一些年轻月嫂在妥善照顾宝宝与宝妈的同时,还会关注“分外事”。“现在二胎家庭很多,我服务的一个雇主除了刚出生的婴儿,还有一个五岁的大宝,我在兼顾照顾产妇和婴儿的同时,还会主动关心大宝的情绪,在空余时间教大宝画画、认字等,让宝妈可以得到更好的休息,雇主家庭氛围也更和谐。”来自河南的年轻月嫂汪佳玲告诉《瞭望东方周刊》,“工作干得好,照顾过的宝宝都健康快乐,我就感觉这份工作很有成就感,让我感到充实和幸福。”

代际矛盾

对普通消费者来说,找一个称心的月嫂并非易事。

江苏南通殷女士的月子坐得有些郁闷。“我坐月子的时候,通过中介请了一名月嫂,给宝宝冲的奶粉没喝完,她就放在了温奶器上,下一顿又拿给孩子喝。我问月嫂怎么这样操作,她说奶粉很贵,不应该浪费,反问我‘看着也没有坏掉为什么不能喝’。”殷女士告诉《瞭望东方周刊》,这个月嫂年龄偏大,人倒是不错,就是老思维明显,给她解释一些科学育儿的要求也比较费劲。

“月嫂的工资是一个月1.38万元,按照原计划要用两个月,后来宝宝刚满月,我们就让阿姨提前走了。”殷女士说。

像这种代际矛盾,小枫也遇到过。她在做第二单月嫂的时候,雇主家中老人认为宝妈坐月子期间必须戴头套、不能洗澡,还有诸多条条框框。宝妈则希望科学坐月子,又怕直接顶撞老人影响家庭关系。小枫就作为中间人,负责与老人沟通。“我会耐心地给老人讲解:夏天温度高是要开空调的,经常开窗户才能保证空气流通,宝宝不需要穿得过暖,否则容易生病……老人看我说得头头是道,对我产生了信任,好多话就能听进去了。” 小枫说。

汪佳玲曾在北京朝阳区一对“80后”夫妻家里服务。“有一次宝宝身体不舒服,宝宝父母误以为我护理不当,话说得很难听,当时我觉得很委屈,但我没有立即进行反驳,而是选择了比较理性和冷静的方式来处理。在事情发生几天后,我在一个合适的时机与宝宝的父母再进行沟通,探讨带娃的科学方法,我们聊得非常好。”汪佳玲说。

大有可为

“年轻雇主对月嫂的文化素质、育儿理念、沟通技巧和服务意识有更高的要求,因此,观念新、学历高的年轻月嫂在行业中更具发展潜力。”妇贵宝贝(北京)科技有限公司经理赵爱芹告诉《瞭望东方周刊》。

本刊记者走访调查了解到,以北京为例,普通月嫂的月薪在1.6万元左右,“月嫂”“口碑月嫂”的月薪超过2万元,专科以上学历的年轻月嫂收入更高。据此前相关机构对36个重点城市的数据统计,全国月嫂的平均工资为13450元,其中上海月嫂平均工资16910元居榜首,北京则以16050元位居第二,沈阳、宁波、温州以15800元并列第三。

2023年8月15日,年轻月嫂学员正在进行产后康复护理培训

“原本母婴护理行业的黄金年龄在40岁左右,一些有十年以上经验的50多岁的月嫂也能单子不断,但近几年,明显年轻的月嫂/育儿嫂更受雇主欢迎。”赵爱芹告诉《瞭望东方周刊》,很多家庭注重月嫂/育儿嫂的综合技能,要看她们会不会小儿推拿,会不会搭配月子餐、有没有心理学知识,甚至有的雇主要求家政服务人员会英语、会开车等。”

四川省巾帼家政发展促进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朱星伟认为,新手爸妈科学育儿的意识越来越强,倒逼月嫂的技能提升,肯花力气去学习的年轻人在这行能干出名堂。

在北京母婴服务协会秘书长王海波看来,母婴护理是一个辛苦的行业,但对年轻人来说也是一个大有可为的行业。当前,这个行业的主要矛盾是母婴家庭的实际需求与市场产品、服务供给之间的矛盾。“企业当加强自律,从业者当提升技能。唯有如此,行业才能实现健康有序发展,消费者才能享受更优质的服务。”王海波说。



声明: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所转载的所有文章、图片、音频视频文件等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,若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,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,我们将及时更正、删除,谢谢。 邮箱地址:3205845866@qq.com